您的位置:老挝赌场官网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同事變愛侶
同事變愛侶

赌场推荐新锦海:同事變愛侶

酒店餐廳內,美霞正氣急敗壞地翻著公事包,我焦急地等待著,客人們也正呆看著我們。
  「怎么沒有的,不會是沒帶來的吧!」
  美霞仍努力地尋找著合約,客人已有點不耐煩地看著手錶,「黃先生,怎么了,我們還要趕往機場去吧!」此時,美霞驚恐地看著我說,「對不起,黃生,我想合約定是留在公司里,不約……我……馬上趕回公司去取過來吧!」客人聽吧,搖搖頭地站起來說,「黃先生,我們實在真的很趕時間,這樣吧,或許下次我們有機會再合作的吧!」說罷,眾人便隨隨地離開了酒店餐廳。
  我呆坐在椅上,就是只差這一步,公司這年最大額的生意便這樣告吹了,怒火已開始中燒,美霞知道理了大虧,嚇得全身正顫抖著地看著我「黃生,我…………」
  我沒有作聲,我怒目地瞄了她一眼,跟著憤然獨自離座而去,美霞回到公司后,眾同事立時上前向美霞說著「黃生回來后,在你桌上發現了那份合約,立時像發了瘋般撕毀后,便不發一言地進了房內,美霞,你真是大意,這下子我們也給你累慘了,想著以后我們也會沒有好日子過的吧!」美霞默言不語地呆站著,只見她戰戰兢兢地朝到我的房門方向,門叩響了,美霞進了入來,冷不防,仍盛怒著的我猛然拿著桌上的物件向她掟著。
  我氣呼呼地說,「這次公司因你而損失了過佰萬利潤的生意,我會把所有責任都全算到你身上,你馬上給我滾,日后就等著收我的律師信吧!」美霞呆站著地紅著眼,「黃生,你……可否……給個機會讓我補救,我試試再聯絡客人,看看能否說服他們改變初衷的吧!」未待我的發怒,美霞已急急地退出了我的房間里去,我氣得倚在大班椅上呼著氣。
  已到差不多下班時份,我正要離開公司之際,我赫然發覺美霞仍在辦公桌處忙著,我正要上前再發難,美霞看到氣沖沖的我,急忙站起來說著「黃生,我剛和客戶通了電話,我懇求他給我們公司一次機會,對方初步答應了,但要我們明日下午之前帶同合約親身飛到上海給他們簽署,否則他們下午又要離開往別處而去!」我聽罷馬上刻不容緩地致電定著即時機票,這次定要不容有失,美霞見狀,急忙向我說「黃生,我要為這次的過失負上責任,這次就讓我一起隨行,我定必把此事處理妥當!」我的怒氣仍未全消,我向她說,「這次就算順利簽約,回來過后,你也不用再上班了!」我拿著重新整理的合約仔細翻閱一遍,晚飯過后,跟著回家換過衣服后便朝到機場而去,美霞已在機場等待著我。
  我警告她,「這次簽約如攪不妥的話,我定必向你追究到底!」美霞無言地點著頭,我倆隨即入閘步上飛機而去,到了上海,已是深夜時份,我們先要找個地方捱上一個晚上,明早才到客人約定的地方見面簽約,我隨意找間普通旅館給美霞渡宿,而我則在約定地方附近找了一間五星級酒店來入住。
  整夜,美霞為著合約的事而無法入睡,想著假如沒法順利簽署合約的話,自己便會受到公司的追討損失,那時真的不知怎算才好,輾轉反側般才捱到早上,已經早上六時,美霞反正不能入睡,倒不如早點出外走走,零可早些到達預約地方等著也好的吧。
  到了預約的地點,美霞百無了賴地等著,已經九時了,我也準時到達了目的地,遠處已看到客人們正在餐廳內吃著早餐。
  我看到門外正等待著的美霞,跟著冷冷地向她說著,「你還是待在這里,我不想你再次壞我大事,一會兒你自己返回香港便可,記著,你不用再回公司,因你已被公司解僱了吧!」美霞正一臉焦急的模樣地向我說著,「黃生,請等一會,你先聽我說………」我懶理她,隨即便步進餐廳之內。
  和客人打個招呼后,我不斷說著抱歉說話,寒暄過后,合約已放在桌上,客人正要大筆一揮之時,突然,桌上的合約瞬間被人搶去,我驚惶未定,赫然發覺搶去合約的人正是美霞。
  只見她正朝著餐廳門外跑去,我登時怒不可遏,我二話不說便追到出外。
  遠處的美霞正瘋狂地奔跑著,我邊追著,邊后悔帶著這個再次令我損失慘重的人,追到了,我一手猛力推著美霞,美霞便像滾地葫蘆般跌在地上,合約也跌到她身旁的不遠之處。
  我憤然給了美霞一記重重耳光,「你這天剎的定是瘋了,我前生到底虧欠了你什么?今生總是給你纏著不放……」我已像發了瘋一般的狂罵著美霞,美霞正淌著淚的坐在地上的默言不語任由我罵著。
  良久,我也罵得倦了,我索性也坐在地上,腦內正一片混亂之際,這時,身旁的美霞緩緩地遞著手機給我看。
  「黃生,你先看看這個!」
  手機上正播著一段影片,影片中不就正是剛才的客人們在餐廳內的情境,我細心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昨天還以為計劃便要告吹,估不到那呆子還真的找得上我們,一如以往,我們只需付上定金便可得到整批貨物,待收到貨物后,我們再賤價變賣,那時呆子想再找到我們也難的吧!」另一客人也跟著說,「想著今次貨物的金額是那么大,利潤相信倒也不少,哈,哈,哈,估不到這財神居然會自己從香港送到上門來,想落還真是有趣得很!」我看罷影片,登時呆了一呆,再看著眼前剛才被我粗暴對待著的美霞,一股強烈的歉意此刻正涌到心頭之上。
  美霞正按著手臂不斷擦著,想必是剛才跌到時撞傷了,粉面上仍留著我的掌痕,眼角仍在淌著淚,此刻,我真的不知要向她說些什么才好。
  「美………霞……」
  估不到這時我居然難於向美霞啟齒,我倆仍坐在地上待了一會。
  終於,我鼓起最大的勇氣向美霞說,「美………霞……,對…對不起!」這時,美霞不發一言便取回電話站了起來,跟著頭也不回便離開了,只剩下我仍呆呆的在坐在地上,美霞獨自回到旅館,正準備收拾細軟便要離開上海,這時,我也到了旅館之處,我站在美霞的房間門外。
  「怎么辦呢?美霞,我知是我的不對,但……我也估不到他們居然是一群騙子………」我正在房門前正喃喃自語之際,突然房門正打開著,美霞正要從房內走出離去。
  「美霞……」
  我倆站著地對望著,美霞正要強行而過,我一把推著美霞回到房內關上了門,隨即緊緊地擁吻著她,美霞不斷掙扎地打著我,口唇正被咬著,我痛極而叫著出來,我放開了美霞,美霞正一面淚眼的呆看著我。
  此際美霞一面羞澀地低著頭,手正按著面上仍紅著的掌痕位置,我不禁把手伸出摸著。
  「美霞,對不起,我知是我錯怪了你,這次還是全靠你,我才沒有上了那些騙子的當,告訴我,你要我怎樣的做,才肯原諒我這個魯莽的人?」美霞仍是默言不語,
  「怎么樣,還痛不痛?」
  我嘗試盡力繼續逗回美霞,「啊,我還真是呢,和你共事了多年,還是頭一趟這樣認真地看著你,原來美霞你是長得這樣的美!」美霞聽罷,面上更羞澀得正不自然地泛起著紅霞,但見美霞咀角正微微地蹺著起來。
  「啊,你笑了,笑就代表已原諒了我的吧!」
  美霞淚眼地斜斜抬頭看著我,突然,美霞一個上前的就把我緊抱著,我倆即時便瘋狂地互相擁吻著起來,已退到床邊,我倆已跌在床上,兩人正吻得難舍難離似的。
  我按著美霞的肩膀,肩上的衣帶正被我緩緩地拉著下來,上衣已開始翻著下來,背后胸罩扣亦被解開,一雙完美而充滿彈性的乳房已呈現在我眼前,美霞羞得別過了面,緊隨著身下的長裙和內褲亦被我除下而去。
  我也快速地和美霞看齊,二人此際已肌膚緊貼地在床上擁吻著,白哲的肌膚令我的手不住在美霞身上四處游走,我向著那胸前如花瓣般美的蓓蕾正猛力地吸吮下去。
  美霞搔得不斷扭動著身子,口中不斷發著撩人的呻吟叫聲,手底正撫摸著美霞身下卷曲發絲之處,手指正探在兩腿盡頭之間,唇肉正被我輕輕的翻弄著,美霞被撩得雙腿也微微地向外張開,陰戶里已開始流著大量晶瑩剔透的愛液。
  我開始壓在美霞身上,二人下身正配合地各自就位,我吻著美霞的粉頸,手指亦搓弄著頂上蓓蕾,冠頂已碰著縫前,我握著硬物輕輕上下擺動地掃著,唇肉已被掃得擠開,濕潤的狀況令冠頂已陷入縫內,美霞像也已等不及待,下身也輕輕地配合地擺動著。
  這時,我緊抱著美霞,深深地吻在她微張著的小咀,下身同時向前一傾,「呀……」美霞吻著的咀被這一刺登時弄得發出一聲悶叫。
  溫暖而緊窄的通道正包裹著我整根硬物,進出的動作令二人忘卻之前的不快,小床隨著二人沖擊的動作正發著依依聲響,看著美霞面上仍未消散的掌痕,我內心不禁又再泛起憐憫之情,晃動著的雙胸,微張著的小咀,嬌媚的一雙眼神,身下正是一個剛令我避過受騙一刧的女下屬,此刻更正以身體滿足著我的欲望,我再次深深地吻在她的小咀之上。
  我不斷地繼續地搖晃著美霞,這時,我感到通道正有點抽搐的感覺,呻吟聲開始強烈,美霞突然肉緊地緊抱著我,急促的呼吸令我知她已到達昇華之地,我繼續我的路程,活塞仍在猛烈地運行著,我瞄著身下那進出之處,縫門四周已被抽插得呈現一片紅色,縫洞正像小咀般猛然吞噬著我的肉棒。
  射意已現,速度也正在加快,突然泄精的快感令到肉棒不斷在洞內顫抖著,美霞體內已盡數把我的體液裝載著,肉棒已開始軟了下來,慢慢地正從美霞體內滑出,緊隨大量的白液正從穴縫之中流著出來,二人已正癱瘓了,雙雙擁著而躺在床上,此刻我再沒有責備之情,只對美霞有著感激之意。
  回到香港,美霞已不再是我的下屬,因我早說過她已被我解僱,但實際上,我從此卻要對她要言聽計從,因為,她已成為我生命中的一個不可分離的愛侶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