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老挝赌场官网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蕩小姨子床上功夫好
淫蕩小姨子床上功夫好

澳门赌场玩法种类:淫蕩小姨子床上功夫好

江城,刑偵大隊。
  一個漂亮的女警官,正在布置今天的任務。案情重大,手下的警員都挺直了腰桿,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
  不過,這莊嚴肅穆的氣氛,卻被“吱呀”一聲給破壞了。
  一個穿著病號服的青年,推開門,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楊....楊....若曦!”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青年身上,不過看清了他的長相之后,漸漸都變成了不屑一顧。
  因為,大部分警員都認識他,是女警官倒插門的老公,據說腦子有問題,是個“白癡”。
  女警官柳眉微微一皺,呵斥說道:“你來這里干什么?”
  “我....我要和你...離....離婚!”那青年費了很大勁才把一句話說完整。
  “不是吧,這白癡要找楊警官離婚?”
  “多半又是發病了,腦子不正常,這不還穿著病號服嗎?”
  “是啊,當初喜歡楊警官的男人,可都是江城的青年才俊,不知道楊警官怎么想的,嫁給一個白癡!”
  手下的議論,讓楊若曦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拍了下桌子:“散會,十分鐘后出發?!?br />  那些警員見楊若曦生氣了,也都識趣的閉嘴,陸續走了出去。只是經過那青年身邊的時候,又忍不住哄笑了起來。
  那青年倒是滿不在乎的樣子:“那馬....馬上就去民政局!”
  “你閉嘴!”楊若曦帶著一陣冷風走到了過來,冷冷的說道:“秦一飛,你發什么神經?”
  “離...離婚啊!”那青年微微縮了下脖子,顯然被楊若曦冷厲的氣勢嚇住了。
  “你再說一次?”楊若曦氣得漂亮的眼睛都有些泛紅。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在父親的以死威逼之下,嫁給了這個從小在她家長大的白癡。
  吃她的,住她的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跑到警局來找自己離婚,楊若曦覺得臉都丟光了。
  再說了,即便要離婚,也是自己提出來啊?這白癡哪來的底氣,難道昨天被車撞了一下,腦子真的撞壞了?
  算了,他腦子好像一直也沒聰明過!
  楊若曦氣得飽滿的胸口,不斷的起伏,似乎把藍色的制服都要撐裂了,咬著銀牙:“你現在給我滾回去,晚上再回來收拾你!”
  說完,楊若曦就朝著停車場走去, 馬上要去處理一件要案,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不能讓這白癡破壞了自己的心情。
  只是,那青年又不死心的追了上來,嚷嚷說道:“不離婚,我就.....就不走了!”
  “我還給你臉了!”楊若曦氣得都快瘋了,轉身抓住青年的胳膊,直接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把青年摔出去兩三米遠,冷冷的丟下一句話:“愛走不走!”
  說完,楊若曦上了一輛吉普車,發動機的咆哮,如同楊若曦此刻的心情。
  那青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哼哼了幾下,才坐了起來:“這具身體,真他媽的廢柴。小兒麻痹不說,連口齒都不清楚,真不知道自己怎么這么倒霉,附在他的身上?!?br />  原來,真正的秦一飛昨晚上喝醉之后,剛剛走出酒吧就被一輛汽車給撞了,奄奄一息之際,秦飛的靈魂附了上去。
  幾乎瞬間,兩個人的記憶就融合在了一起,得知這具身體的主人,不僅是一個上門女婿,還整天被警花老婆欺負。
  就連晚上,都一個睡床,一個打地鋪。
  更讓秦飛忍無可忍的是,秦一飛出事的早上,還被楊若曦抽了兩耳光。
  原因很簡單,秦一飛晚上夢游,睡到了床上去,手還不老實的伸進了楊若曦的睡衣里。
  所以,楊若曦暴走了,把秦一飛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了一頓。
  結果,導致了秦一飛出門喝悶酒,然后被車撞死。
  本來,這件事和秦飛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但是兩人的記憶融合在了一起,這件事就變成了秦飛心里的“奇恥大辱”。
  于是,秦飛從醫院睜開眼睛之后,第一反應就來警局找楊若曦離婚。
  只是,婚沒離成,又被揍了一頓。
  秦飛嘆了口氣,拍拍屁股爬了起來,心里暗暗嘀咕:這婚必須離,老子一個大老爺們,不能整天被一個娘們欺負。
  心里碎碎念了一陣子,秦飛朝著警局門口走去,保安笑呵呵的看著他:“楊夫人,慢走啊?!?br />  媽的,你才是夫人呢,你全家都是夫人!
  秦飛瞪了那保安一眼,心里十分的不爽,但沒有吭聲,又惹來那保安哈哈大笑。
  看來,除了離婚,還要做一件事,就是把這具身體恢復過來,不然一個保安都能嘲笑他。
  可是,這具身體小兒麻痹都二十年了,想要徹底恢復過來,一般的藥物根本沒用。
  還是先弄點錢吧,才能買到那些名貴的藥物,我可不想頂著“白癡”的名號過一輩子。
  “咦....提供線索獎勵五十萬?”
  秦飛沒走多遠,就被墻壁上的一張告示吸引住了。上面寫著,前天晚上,有一個千萬富翁被人在家里謀殺,警方公開征詢線索,如果能抓到匪徒,獎勵現金五十萬。
  嗯,這錢比較好賺!秦飛記下地址之后,便朝著被害人的別墅走去。
  二十分鐘后,秦飛到了別墅門口,周圍拉著警戒線,不過沒有人。
  秦飛左右看了一眼,便推開門走了進去。原來人都在大廳里,楊若曦也在,只是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什么。
  秦飛怕楊若曦發現自己,便藏在花壇后面,微微探著腦袋。大廳里,除了七八個警察,還有一群男女老少,應該是死者的家屬。
  秦飛暗中觀察了一陣子,見那些警察說了半天都沒說到點子上,有些忍不住了,走上了臺階:“讓...讓我來!”
  那些警察再次把目光落在了秦飛的身上,眼神里帶著明顯的厭惡。不過,畢竟是楊若曦的老公,這些警察只是瞪了秦飛一眼,倒也沒有說什么。
  秦若曦見秦飛陰魂不散的又出現了,氣得殺人的心都有了,直接扭住了秦飛的耳朵:“你夠了沒有,給我滾出去!”
  “我...我不走....我來找線索的.....”秦飛疼得呲牙咧嘴的,說話更加結結巴巴。
  “找線索?一個白癡進來找線索,是不是說我們連白癡都不如啊?”開口說話的是副隊長周凱,他不爽秦飛已經很久了。因為他一直暗戀楊若曦,沒想到卻嫁給了一個連話都說不利索的白癡。
  那些隊員也有些火氣了,跟著說道:“是啊,就算他是楊警官家屬,也不能來這種場合胡鬧吧?都把我們當什么了?”
  楊若曦見秦飛已經犯了眾怒,干脆摸出了手銬:“你不走是吧,就給我去車上老實呆著!”
  秦飛可不想被拷住,退了兩步,眼睛轉動著說道:“殺...殺人兇人應該就在這里!”
  楊若曦哼了一聲,忍不住冷笑了起來:“你要是能找到兇手,我就是福爾摩斯了?!?br />  “是啊,一個吃軟飯的白癡,竟然想來這騙五十萬的獎金,當我們傻子啊!”
  “對對....大家抓住他,別讓他再搗亂了,影響我們破案!”
  一群警察圍了過來,準備把秦飛趕出去再說。
  秦飛一邊后退,一邊指著一個臉上有條刀疤的男子:“就....就是他....”
  警察肯定不信,只是下一秒,那刀疤男做出了一個,誰也意想不到的動作。
  第2章 兇手
  “都他媽的別動,不然我殺了她!”
  刀疤男推開秦飛后,手中就多了一把槍,頂在了一個穿著黑色短裙的女孩兒頭上。
  頓時,混亂的大廳安靜了下來,警察也不追秦飛了,很明顯刀疤男真的是兇手。
  死者的家屬,都捏緊了拳頭,一臉的憤怒。沒想到兇手這么猖狂,殺了人還敢返回現場。
  楊若曦也明顯楞了一下,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斜著眼睛,狠狠的瞪了秦飛一眼,要不是他跑來胡鬧,兇手也不會狗急跳墻。
  要是今天讓兇手從眼皮子底下跑掉的話,楊若曦這刑警隊長也做到頭了。她在局長面前,可是立了軍令狀的。
  楊若曦越想越氣惱,恨不得把秦飛一槍給嘣了,自己怎么會攤上這么一個白癡老公啊?
  秦飛見楊若曦的眼神充滿了殺氣,縮了下脖子,訕訕的說道:“我...我早說了,他是兇手嘛!誰叫你不相信我!”
  “你.....閉嘴!”
  楊若曦氣得鼻子都歪了,別人也許不了解秦飛,但是她了解,一個連一加一都整不明白的白癡,怎么可能會破案?
  只是現在,也不是和秦飛算賬的時候,怎么抓住兇手才是正事。
  楊若曦深深的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后盯著刀疤男,威嚴的說道:“不要再做無謂的反抗,把槍放下!”
  “做夢!馬上給我一輛車!”刀疤男氣急敗壞的說道。并且手指還搭在了扳機上。
  “啊!”
  被劫持的女孩哆嗦了一下,臉都有些發白了。
  “好,要車是吧,我去開!”楊若曦眼睛微微一轉,頓時就有了主意。只要能和兇手上同一輛車,就有機會抓住兇手了。
  不過,刀疤男并不上當,而是眼神落在了秦飛的身上:“你會開車吧?”
  “他不會開車!”沒等秦飛說話,楊若曦就搶先說道。因為在她心里,秦飛就是一個白癡,要是也上車的話,兇手就相當于有了兩個人質。
  “你說了不算,要他自己說!”刀疤男盯了秦飛一眼說道。
  “我當然會!”秦飛點點頭,還拍著胸脯保證:“放心,又快又穩,絕對甩掉他們!”
  楊若曦頓時有一股想吐血的沖動,這白癡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幫倒忙也就算了,還準備幫著兇手逃脫嗎?
  秦一飛啊,秦一飛,你真是蠢得無藥可救了!楊若曦心里發出了一聲哀嘆,仿佛已經看見了自己脫下警服的那一天。
  刀疤男有些樂了,這傻子還真聽話,點點頭:“那行,就你了,把車給我開進來!”
  “好嘞!”秦飛來到了楊若曦的面前,伸出手:“鑰匙給我!”
  “你瘋了?對方可是殺人犯,你有幾條命?”雖然楊若曦討厭秦飛,但畢竟一起生活了接近二十年,要是秦飛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把命送了,她良心上肯定過意不去。
  “楊隊,把鑰匙給他吧,咱們肯定能?;に陌踩??!備倍映ぶ蕓故嗆苤С智胤扇タ?。
  他知道秦飛腦子有問題,根本不會開車,到時候一腳油門,和刀疤男一起撞成肉餅,他追楊若曦的機會就來了。
  “別磨蹭,快點!”刀疤男不耐煩的哼了一聲,槍管里的彈簧,都發出了“嚓嚓”的聲音。
  “啊....別殺我!”
  嚇得被劫持的女孩子,身體又是一抖,眼淚都在眼窩子里打轉。
  楊若曦皺了下眉頭,見刀疤男隨時都有可能殺了這女孩子,咬了咬銀牙,只好把鑰匙遞給了秦飛。
  秦飛拿到鑰匙之后,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然后跳上吉普車,一腳油門,車子原地掉頭,然后沖上臺階開到了院子里來。
  “大哥....車....車來了!”秦飛打開了車門,還沖著刀疤男笑了下。
  “走,給我上去!”刀疤男推了一下女孩兒,兩人走出了大廳。
  那女孩兒見秦飛真把車開來了,氣得渾身發抖,帶著哭腔罵道:“你神經病啊,你狗腿子啊,叫你開車你就開車,你怎么不去吃屎啊!”
  “放心,我們一定盡量?;つ愕陌踩?”楊若曦也跟著走出了大廳,見那女孩兒在罵秦飛,心里也很難受。
  畢竟,秦飛是她的老公,事情變成這樣,秦飛確實有很大的責任。而且,現在兇手挾持了兩個人質,事情變得越來越棘手了。
  “我放心什么?你怎么不來當人質啊?我要是死了,你們都得完蛋!”那女孩子又瞪了楊若曦一眼,情緒十分的激動。
  “給我上去,再嚷嚷信不信現在就干掉你!”刀疤男不耐的推了一下漂亮女孩兒,然后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大廳的警察,立即跟了出來,手里抓著槍,但是沒有楊若曦的命令,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車里有兩個人質,要真出了事情,誰也承擔不起。
  刀疤男從車窗看了一眼那些警察,微微哼了一聲,又看向秦飛:“你真能甩掉他們?”
  “小意思!”秦飛點點頭。
  “那好,去郊外。事成之后,給你十萬塊?!鋇棟棠興檔?。
  “好嘞,大哥坐穩了!”秦飛咧嘴笑了下,一腳油門下去,吉普車轟的一聲,冒起一股黑煙就竄了出去。
  “這白癡!” 楊若曦一跺腳,率先朝著院子外面跑去:“都愣著干嘛,上車,追!”
  一群警察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打開了車門,在楊若曦的帶領下,朝著秦飛駕駛的吉普車追了上去。
  車內,那女孩子瞪著一雙眼淚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秦飛的背影,要不是被槍頂著頭,估計都要沖上去咬秦飛一口了。
  太氣人了,別人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是配合警察把兇手給抓住。眼前這男人倒好,為了十萬塊錢,竟然連良心都不要了,幫著一個殺人兇手逃竄。
  而且還穿著病號服,搞不好就是精神病院逃出來的!
  那女孩子越想越生氣,不斷的用腳踢著座椅,來發泄心中的不滿。
  秦飛倒是沒什么感覺,一邊開車,還一邊打開了音樂,嘴里跟著哼了起來。仿佛不是被人挾持了,而是帶著自己的女朋友去兜風。
  “白癡,蠢貨,大傻叉!”女孩子心煩意亂,又低聲罵了幾句。
  半個小時后,秦飛把車已經開出了市區,楊若曦她們的警車,早就沒了蹤影,很明顯被秦飛給甩掉了。
  “大哥,到郊區了。十萬塊是現金,還是轉賬?”秦飛回過頭問道。
  “現金吧,不過沒在身上,你跟我去拿,怎樣?”刀疤男問道。
  “行,那我跟你走?!鼻胤蛇腫煨α訟?。
  “呵呵....好?!鋇棟棠醒劬鍔涼凰砍胺?,他行走江湖時間也不短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大傻子,等下把他弄去賣了,還會幫著自己數錢。
  下了車之后,刀疤男推著短裙女孩兒,開始朝著山上走去。秦飛屁顛屁顛的跟在后面,那傻乎乎的樣子,讓短裙女孩又低聲罵了起來:“走狗,白癡,大傻-逼?!?br />  秦飛見這女孩子一路上都在罵自己,實在也有些忍不住了,說道:“小姐,好像你也不聰明!”
  “至少比你聰明!我趙慕馨活了二十年就沒見過你這么蠢的人!”那女孩子見秦飛敢頂撞自己,更加生氣了。
  “不見得吧,你那么聰明,不也在這里?”秦飛撇撇嘴說道。
  “那還不是因為你!”趙慕馨瞪著眼睛,要是目光能殺人,秦飛絕對死一百次了。
  “行了,都給老子安靜一點,快到了!”刀疤男哼了一聲,推著趙慕馨走進了一個山洞。
  第3章 女人就是麻煩
  山洞里,光線十分的昏暗。
  刀疤男帶著趙慕馨和秦飛進去之后,就喊了起來:“大哥,二哥,我回來了?!?br />  一個大光頭從暗處走了出來,身材十分高大,看起來兇神惡煞的感覺:“老三,你怎么還帶人回來了?”
  “大哥,你看看這小姑娘是誰?趙忠義的女兒,咱們這次發了!”刀疤男興奮的說道。
  “咦....還真是啊。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暗處的一個三角眼,看著趙慕馨短裙下的大白腿,都快流口水了。
  不過,三角眼看向秦飛的時候,卻皺起了眉頭:“老三,這小子又是干嘛的?”
  “一個大傻叉,等下弄死,把心臟弄出來,能賣個好價錢?!畢衷諞丫攪俗約旱牡嘏?,刀疤男也不用再偽裝了。
  “大哥,你殺我干嘛,不是讓我跟你來拿錢嗎?”秦飛有些不滿的說道。
  “呵呵....我是殺人犯,是綁匪,你還指望我說話算話?給我老實呆著!”刀疤男踹了秦飛一腳,秦飛就蹭蹭的走了兩步,蹲在墻角不吭聲了。
  “還有你,進去蹲著?!蹦塹棟棠杏滯屏蘇閱杰耙幌?,讓她和秦飛蹲在一起。
  三角眼拿了一根繩子,把兩人手腳都扎了起來。隨后,三個綁匪走出了山洞,似乎在低聲商量什么。
  秦飛活動了一下脖子,打了個哈欠,說道:“看來是回不去了,我先睡一會兒,他們進來殺我的話,就叫我一聲?!?br />  “你...蠢豬!”
  趙慕馨氣得都快爆炸了,也不知道眼前這男人是怎么活到現在的,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那三個綁匪在洞口,嘀嘀咕咕了一陣子,又找來幾塊大石頭堵住了山洞,然后腳步聲漸漸遠去,估計是下山去了。
  “喂,別睡了,咱們想辦法出去?!閉閱杰凹蠓俗吡?,覺得機會來了,便用胳膊捅了一下正在打呼嚕的秦飛。
  要不是她一個女孩子沒辦法搬動這些石頭,絕對不會和秦飛說話的。
  “唔.....出去啊?等會兒,他們還會回來的?!鼻胤珊蕓隙ǖ乃檔?。
  “放屁,他們明明走了!”趙慕馨氣惱的說道,感覺和秦飛說話,有一種對牛彈琴的感覺。
  秦飛也不解釋,繼續閉著眼睛,說道:“信不信由你!”
  “你....明明就是貪生怕死!”
  趙慕馨見秦飛推三阻四不肯幫自己,氣得都快哭出來了。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怎么會碰到這樣的男人。
  不過,趙慕馨被繩子捆著,也沒辦法掙開,只能氣呼呼的瞪著山洞,希望警察能厲害一點,早點找到這個山洞。
  過了可能十來分鐘,山洞的一塊石頭被挪開了,三角眼往里面看了一眼:“都老實一點,不然弄死你們?!?br />  說完,三角眼再次把山洞給堵上,就沒有動靜了。
  “喂....醒醒,他們真走了,你去把石頭搬開!”趙慕馨再次用胳膊捅了一下秦飛。
  好歹秦飛也是一個男人,肯定比自己力氣大,應該能搬開石頭,只要能離開這山洞,基本上就安全了。
  “干嘛,要搬你自己去搬,綁匪就在外面坐著,我可不想吃槍子?!鼻胤燒雋訟卵劬?,對于趙慕馨打斷自己睡覺,十分的不爽。
  “你....你胡說。你就是個窩囊廢,貪生怕死,還找借口!”對于秦飛的話,趙慕馨是一個字都不相信。
  秦飛也懶得和一個女人吵架,干脆一聲不吭,閉著眼睛繼續打呼嚕。
  “你....笨豬....白....”趙慕馨回過頭,本來想把秦飛罵個狗血淋頭的,但話才說道一半,就差點咬住了自己的舌頭:“你....你沒被捆住?”
  因為,秦飛雖然還是背對著她,但是雙手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墑欽閱杰凹塹煤芮宄?,三角眼拿繩子把兩人都捆得結結實實的,這白癡是怎么弄開的呢?
  秦飛嘆了口氣,再次睜開了眼睛:“姑奶奶,我就再睡半個小時,求你了,行不行?”
  “那你幫我繩子也解開,不然別想睡覺?!閉閱杰八淙徊幌嘈徘胤贍芘?,但是畢竟雙手空著,給自己解繩子應該不難吧?
  “我沒力氣了,等下再解?!鼻胤傷低?,干脆倒在了地上,那呼嚕聲跟一頭大肥豬差不多。
  “你.....混蛋!”趙慕馨認為自己還是挺有修養的,平時很少生氣。但是,自從和這個白癡一起上車之后,這二十年的氣,今天都生得差不多了。
  趙慕馨見秦飛睡得呼呼正香,心里說不出來的堵。只能垂頭喪氣的咬著嘴唇。希望這混蛋說話算話,再睡半個小時,就替自己解開繩子。
  過了幾分鐘,秦飛睜開了眼睛,怔怔的看著趙慕馨,似乎有話要說。
  “睡夠了?”趙慕馨見秦飛醒了,奴了下小嘴:“那別愣著,幫我解繩子?!?br />  “不是....地上太涼了,能不能把腿給我枕一下?”秦飛看著趙慕馨的大白腿說道。
  “你...要不要我給你弄一張席夢思來?”趙慕馨再次暴走,狠狠的瞪著秦飛,真想把他腦袋撬開看看,里面是不是裝的豆腐腦!
  “那隨便吧,本來我還打算睡二十分鐘,看樣子得再睡兩小時了?!鼻胤傷仕始?,又閉上了眼睛。
  “你睡死得了!”趙慕馨氣得滿臉通紅,這混蛋不僅是個蠢貨,還是個色狼,自己男朋友都沒有,怎么可能把大腿給他睡呢?
  見秦飛真的又打起了呼嚕,趙慕馨連殺人的心都有了,不知道這混蛋究竟要鬧哪樣。不急著離開山洞,反而呼呼的睡大覺,上輩子是天蓬元帥吧?
  趙慕馨心里正咒罵不停的時候,突然感覺洞口的石縫多了一雙眼睛,似乎正在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趙慕馨心里頓時就緊張了起來,完了...完了....自己長得這么漂亮,這又是荒郊野嶺的,外面放哨的三角眼,多半想打自己的主意。
  趙慕馨慌亂了起來,撇了一眼呼呼大睡的秦飛,心里越發的發堵。這個男人根本一點用處沒有,還不如自己家里養的那條狼狗,至少能在自己被欺負的時候,沖上去咬壞人。
  趙慕馨越想越難受,眼淚都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不過,耳邊卻傳來了秦飛不滿的嘟囔聲:“女人就是麻煩?!?br />  “都是你害的!”趙慕馨哽咽著罵道。
  “我害你什么了?自己腦子笨!”
  秦飛伸出手,三兩下就解開了趙慕馨身上的繩子,然后說道:“我只睡最后十分鐘,你大腿到底給不給我枕一下?”
  “你才笨!”趙慕馨又氣又惱,瞪了秦飛一眼。說這男人傻吧,繩子那么復雜的結都能解開。說他聰明吧,可誰又會在這種情況下,還想著睡大覺呢?
  可是,就算繩子解開了,趙慕馨也不敢走啊,外面的三角眼手里可拿著槍呢。
  也許,這傻子真有本事不成?
  趙慕馨咬了咬嘴唇,現在只能賭一把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拍了拍光滑如鏡的美腿:“就十分鐘啊!”
  第4章 添堵
  秦飛也沒客氣,山洞又潮又濕,肯定是趙慕馨的大腿更舒服。枕上去之后,三秒不到就響起了鼾聲。
  趙慕馨臉色有些發燙,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對方畢竟是一個大男人,靠在自己的大腿上,那呼出的熱氣,讓趙慕馨心臟都咚咚的跳了起來。
  要是長得帥一點,勇敢一點,也許離開這里之后,趙慕馨還會給他一次機會。畢竟,她還沒談過戀愛,就被占了這么大的便宜,也不想就這么算了。
  只是,眼前這男人,又丑,又猥瑣?;溝ㄐ∪縭?,一看就是窩囊廢,自己怎么可能喜歡上他?
  趙慕馨撅著小嘴,心里覺得委屈無比。算了,就當是一場噩夢吧,離開之后應該也遇不到這個白癡了,不然心里肯定添堵。
  趙慕馨在心里安慰著自己。
  一時間,山洞里漸漸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秦飛打呼嚕的聲音。
  秦飛看似睡得很香,但他的腦海卻一直清醒著。他死前獲得過奇遇,靈魂十分的強大,這具身體根本承受不了,只能通過沉睡來盡量恢復。
  當初,在大廳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出那刀疤男身上有濃濃的殺氣,就斷定刀疤男不是一般的兇手,就想引到空曠的地方再救人。
  沒想到,刀疤男還想把他騙上山,就推測多半還有同伙。秦飛將計就計,跟著來到了山洞,準備把三個悍匪全部抓住。
  只是,這具身體從小體弱多病,就算秦飛靈魂強大,短時間內,想恢復到他以前的水準也不太可能。
  現在只能抓緊時間沉睡,能恢復多少算多少吧。
  秦飛心里嘆了口氣,感覺臉頰接觸到的地方,十分光滑,還很有彈性。讓他呼吸都有些混亂了,說來也丟人,他沒死之前,還是一個可恥的“初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趙慕馨也有些昏昏欲睡的時候,洞口的石頭被搬開了。大光頭走了進來,見秦飛還在呼呼睡大覺,就踢了他一腳:“滾出去!”
  秦飛睜開了眼睛,擦了下嘴角的口水,不爽的說道:“干嘛,十萬塊不給我,我是不會走的?!?br />  大光頭聽刀疤男說過,這小子是個大傻叉,所以也不生氣,只是陰笑著說道:“去外面拿吧,我要辦事了?!?br />  說完,眼神落在了趙慕馨雪白的雙腿上,砸吧著嘴巴:“你老爹準備了一千萬來贖你,不過交人之前,我們哥幾個先得爽一下?!?br />  “你....你們別傷害我好不好?我爸不是給錢了嗎?”趙慕馨驚慌了起來,不斷的退縮著,可是山洞就這么大,很快就沒地方躲了。
  更讓趙慕馨絕望的是,那個睡了自己大腿的男人,像沒事的人一般,真的走向了洞口。難道,他就不知道,大光頭把他支開是什么意思嗎?
  抱著一絲僥幸的心里,趙慕馨對著秦飛喊道:“喂....你答應過我什么?你說帶我離開的,你不能一個人走!”
  秦飛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轉過身,露出了一個傻乎乎的笑容:“我去拿錢,等會兒來找你!”
  “呵呵,去吧,去吧,錢給你準備好了!”大光頭不屑的看了秦飛一眼,壓根也沒把他放在心上。
  隨后,就毛手毛腳的開始撕扯趙慕馨的裙子,趙慕馨一邊掙扎,一邊帶著哭腔罵了起來:“你王八蛋,膽小鬼,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啊!我家里也有錢,快點救救我,我給你一百萬!”
  只是,秦飛沒有聽見一般,身形漸漸消失在山洞口。
  趙慕馨有些絕望了,自己一個女孩子,怎么可能是大光頭的對手,只能死死的拽著裙子,不讓大光頭得逞。
  一時間,山洞里只剩下大光頭邪惡的笑聲,和趙慕馨凄慘的哭聲。
  不過,也就是十秒鐘上下,秦飛卻再次出現在洞口,手中多了一把槍,對著大光頭的腦袋就扣動了扳機。
  砰!
  大光頭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直接爆裂,溫熱的血液,讓趙慕馨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后發出了一聲尖叫,扭過頭哇哇的吐了起來。
  秦飛聳聳肩,把槍丟在地上,還順手點了一支煙,靠在洞口吸了起來。
  差不多十來分鐘之后,趙慕馨才臉色蒼白的站了起來,眼神都有些游離了。今天的經歷,對她來說,實在太可怕了。
  一直走出山洞,看到明媚的陽光,趙慕馨才慢慢蹲了下去,放聲痛哭了出來。
  秦飛掐滅了煙頭,蹲了下去,拍著趙慕馨的肩膀:“沒事了,回去好好睡一覺就好了。我之前第一次見到殺人,也是這樣!”
  趙慕馨肩膀聳動了兩下,抬起頭來,臉上梨花帶雨,只是眼神里卻透著一絲憎恨:“你是不是一直都是裝的?你有本事制服這些人,對不對?”
  “這個....一開始我也沒把握?!鼻胤墑禱笆鄧?。
  “不用解釋,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就是一個心里陰暗的變-態!看著我被人欺負,你覺得很爽,很滿足,對不對?你這種扭曲的心理,剛好配得上你丑陋的樣子!”趙慕馨冷冷的看了秦飛一眼,頭也不回的朝著山下走去。
  “喂,岔道很多,別迷路了!”秦飛可記得很清楚,上來這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刀疤男帶著他們一共穿插了十多條岔道。不然的話,警察早就追來,多半也是被岔道給迷惑了,根本不知道哪一條岔道才是綁匪藏身的地方。
  趙慕馨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冷冰冰的說道:“我要你管!”
  “好心當成驢肝肺!”秦飛有些郁悶,看著地上的三具尸體,準備還是先弄下山再說。
  一個綁匪五十萬,三個就是一百五十萬,也不枉今天一直裝孫子了。
  秦飛把三具尸體,用繩子像是綁螞蚱一般串成一串,然后拉著,朝著山下走去。
  只是,沒走多遠,山坳里隱隱傳來了“嗷嗚”的聲音。
  秦飛頓時就皺起了眉頭,天還沒黑,狼就出來了?那一定是發現了食物,不用說,多半是趙慕馨這傻妞被狼給盯上了!
  “女人就是麻煩啊!”
  秦飛抓了下頭發,把三具尸體藏在草叢里,然后才一瘸一拐,朝著狼嚎的山坳里走去。
  第5章 搶功勞
  “大騙子,王八蛋,我恨死你了!”
  趙慕馨一邊用棍子打著路邊的雜草,一邊低著頭,恨恨的咒罵著。她一直生活在父母精心呵護的象牙塔里,哪里經歷過這么多黑暗的事情。
  不僅被人用槍頂著頭,還差點被強啪。更讓她覺得惡心的是,那光頭的血液,都噴她嘴里了。
  估計回到家,半個月都吃不下飯了。
  趙慕馨越想越來氣,那混蛋一路都在裝傻,他真實的身份肯定是警方的臥底。不然的話,也不可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開槍殺人。
  更讓趙慕馨無法原諒的是,那光頭想強啪她的時候,那混蛋竟然選擇了離開。這是一個男人的所作所為嗎?
  簡直就是一個廢物,就算他是警察,也是一個廢物警察!
  趙慕馨一路上咒罵著秦飛,也沒注意到腳下有許多的岔道。直到前面出現了一個山坳,她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走錯了。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四周都是高聳的大山,根本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方了。
  該死,都怪那王八蛋,把自己都給氣糊涂了。
  趙慕馨氣鼓鼓的轉動著眼睛,最后打算還是原路返回,那混蛋應該也要下山,到時候還是跟在他后面,也好有個伴。
  只是,趙慕馨剛剛轉身,身后的草叢里就傳來了“沙沙”的聲音,讓她頓時心里一緊,有些忐忑的回過頭,卻看到了一雙綠油油的眼睛。
  怎么有點....像....像狼啊!
  趙慕馨牙齒打著顫,身體不斷的后退,后背的冷汗都涌了出來。只感覺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那頭狼嗷嗚了一聲,露出鋒利的牙齒,慢慢的朝著趙慕馨逼近。
  “混蛋,你在哪里啊...”
  有那么一瞬間,趙慕馨想秦飛了。
  其實那混蛋開槍的樣子還挺酷的,至少能給人安全感。要是那混蛋下一秒就出現的話,我就一定原諒他。
  只是,除了山風拂過,樹梢發出的沙沙聲,就剩下那頭狼沉重的喘息。
  趙慕馨小手拽著衣角,眼淚都滾了出來:“狼大哥,別吃我好不好,爸爸媽媽還在等我回家,求求你了,讓我走吧!”
  只是,那頭狼肯定聽不懂趙慕馨在說什么,低沉的咆哮了一聲,張開了血盆大口,準備享受自己豐盛的晚餐。
  趙慕馨絕望了,眼淚不斷的滾落,心里恨死了秦飛。要不是他自作聰明,那綁匪也不會狗急跳墻挾持她。
  要是今天真的被狼吃了,自己一定變成鬼去纏著那混蛋,讓他也不得安寧。
  不過,那頭狼張開嘴之后,卻一直沒有咬下來。兇殘的眼睛里,映射出一道一瘸一拐的身影,手里提著一條已經死去的母狼,慢吞吞的走了過來。
  “啊....你來了!”趙慕馨一下子就來了精神,發現自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恨秦飛了。
  秦飛聳聳肩,把母狼丟在地上,說道:“打這頭母狼耽誤了一點時間,你也真是的,早就說了有岔道,不要亂跑!”
  “我....我不知道嘛?!繃閱杰白約憾濟徊煬醯?,口氣里竟然帶著一絲撒嬌的味道。似乎只要這道影子出現了,就沒有什么事情解決不了的。
  那頭公狼見自己的同伴死了,眼睛里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嗷嗚一聲,就朝著秦飛撲了過去。
  “你小心啊!”趙慕馨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一條狼而已!”秦飛一直藏在后背的右手,突然朝著空中快速的一刺,一根拇指粗細的木棍,準確無誤的刺進了公狼的心臟。
  嗷嗚....啪嗒....
  公狼掉在地上,抽搐了兩下就不動了。
  “你....你剛才用的是劍術?”趙慕馨瞪大了眼睛,覺得這個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秦飛,似乎有點不簡單了。
  不僅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殺人,還會使用劍術,要是長得玉樹臨風一點,就是一個白衣飄飄的俠客啊。
  剛才那一刺,真的太帥了,趙慕馨眼睛里都有星星了。
  秦飛看了趙慕馨一眼,搖搖頭,說道:“你想多了,這年代,怎么可能還有人會劍術?我胡亂刺的一下,那頭狼倒霉而已!”
  “也是哦,那你究竟干什么的,是警察臥底對不對?”趙慕馨一邊跟在秦飛身后朝著山下走去,一邊嘰嘰喳喳的問道。
  女人的好奇心一但勾了起來,就如同黃河泛濫差不多。
  秦飛覺得腦瓜子有點疼,感覺耳邊多了一只麻雀,沒好氣的說道:“你看我的樣子像警察嗎?”
  “不像,你走路一瘸一拐不是裝的,而且長得也不行,警局應該不會要你?!閉閱杰案芯踝約號卸洗砹?,既然秦飛不是警察,那又是干什么的呢?
  趙慕馨想了一下,又說道:“是殺手?對不對?不然的話,普通人根本沒你那么鎮定的功夫,你開槍的時候眼睛都沒眨一下!還有,你在山洞說話還結巴,怎么現在說話不結巴了?是裝出來的對不對?”
  面對趙慕馨連珠炮一般的發問,秦飛真有些后悔多管閑事了,干脆讓她被狼吃了算了,這個世界就安靜了。
  “喂,你說話啊。你到底是干嘛的?”趙慕馨不依不饒的問道。
  “一個白癡,你也看到了?!鼻胤商玖絲諂檔?。雖然自己的實力恢復了一點點,但是距離巔峰狀態還差得遠。
  而且,他一直覺得自己死的時候太蹊蹺了,應該是被人算計了。所以,下山的時候,秦飛打定了主意,就用秦一飛這“白癡”的身份做掩護,然后暗中調查是誰暗算的他。
  面對趙慕馨一連串的提問,秦飛并不想多說什么,要是暴露了身份,沒準暗算他的人還會找上門來。
  自己現在這么弱,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對手。
  秦飛心里有事,任由趙慕馨在身后嘰嘰喳喳的也不搭理,直到從草叢里找出了那三個綁匪的尸體,趙慕馨臉色又有些蒼白了。抿著嘴唇,遠遠的跟在秦飛后面,一聲不吭了。
  不過,沒走多遠,前面就出現了幾個警察。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周凱,一眼就看到了秦飛,帶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走了下來。
  周凱微微皺了下眉頭,心里嘀咕:怎么搞的,這白癡竟然沒死?而且,被捆成螞蚱一般的幾個人,似乎就是綁匪。
  難道,是這白癡干掉了這三個綁匪?
  周凱心里十分的費解,但還是迎了上去,看向秦飛:“這些人你殺的?”
  秦飛搖搖頭,淡淡的說道:“不是,他們內訌死的?!?br />  原來這樣!
  周凱松了口氣,并且心里很快就有了一個主意,對趙慕馨說道:“小姐,我是刑警隊的周凱,我帶你去休息?!?br />  “哦,好?!?br />  趙慕馨折騰了一下午,早就沒多少力氣了,一路上又跟在三具尸體后面,整個人已經有些迷迷糊糊的了。
  沒走多遠,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文學] 回復數字26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周凱很快就把趙慕馨交給了同來的兩個女警。
  周凱等到兩個女警和趙慕馨走遠之后,才朝著秦飛走去:“你知不知道你犯罪了?”
  秦飛搖頭,問道:“我犯了什么罪?”
  “你幫著劫匪開車,犯了包庇,窩藏罪。要是判刑的話,至少五年!”周凱故意把后果說得很嚴重。
  其實,秦飛心里跟明鏡似的,知道周凱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就自己目前的處境來說,必須要低調,所以干脆裝傻充愣,順著周凱的套路走。
  “我...我不想坐牢?!鼻胤梢桓焙芎ε碌難?。
  “不想坐牢也可以,你只要配合我,無論誰問你,就說這三個綁匪是我打死的。剩下的事情你就別管了?!敝蕓檔?。
  周凱剛剛得到警局的最新通知,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文學] 回復數字26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這三個綁匪可是網上的A級通緝犯,要是功勞全攬在自己身上,那以后肯定就是警隊的大紅人了。秦飛本來還想拿這三個綁匪去領獎金的,見周凱想搶功勞,也不想和他爭。便點點頭:“好,只要不坐牢就行?!?br />  “算你懂事!”
  周凱哼了一聲,摸出手槍,朝著三個綁匪補了幾槍,然后才拿出對講機:“若曦,我抓到綁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