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老挝赌场官网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大唐雙龍后傳
大唐雙龍后傳

缅甸赌场二十一点玩法:大唐雙龍后傳

大唐貞觀元年,李世民在寇仲、徐子陵、拓鋒寒、侯希白等人的幫助下,于玄武門發動突襲,消滅了陰謀反叛的李建成和李元吉。同時也將江湖上最大的威脅——陰葵派瓦解。起義成功后徐子陵等人功成身退,帶著自己心愛的伴侶過起了悠哉的隱居生活。李世民也登基作了皇帝,天下似乎平定了。然而……深夜,在長安城外一處僻靜的樹林中,兩個女子正在激烈的交戰著。二女都是身穿一套白衣,其中看上去大約20歲左右的女子赤著雙足并沒有穿鞋,手中一對短劍上下翻飛,以自身為軸旋轉,發出汪汪藍芒,帶著「茲茲」聲化破虛空,挑向對面看上去只有十一、二歲大的女孩,同時說道:「太師伯,你還是放棄吧。
  我們已經不可能在勝過慈航靜齋了,您還是放棄吧。婠兒也發了毒誓,退隱山林,不可能幫您了?!古⑿Φ潰骸改鞘悄愫湍閌Ω滴弈?。只要我赤月出手,決不可能失敗?!怪惶革溝匾簧?,赤月手中的長劍蕩漾著激揚的劍氣似緩似快地向婠婠刺去。
  這一劍劍式平凡。身在局中的婠婠卻是另一種感受。長劍一寸寸地接近,氣勢越來越強。婠婠感覺到只要自己一退讓,后面需要迎接的必然是排山倒海的攻勢,于是欺身向前,兩條天魔飄帶突然射出,拂向劍尖。接著借一拂之力向后飄退,避過了強勁的劍勢。赤月的劍被若有若無的天魔勁蕩了開去。
  不等婠婠定住,攜著一劍之威的赤月又劍前人后地向這陰癸派最超卓的當代傳人攻去。
  這一劍尤勝第一劍,劍未至,劍氣已將婠婠籠罩其中。僅就勁力而言,這一劍已經超越了宋缺或寧道奇,而婠婠也展現了她超凡的實力。只見她玉足輕點,整個人飄然退后,然后借著與樹木相撞的反彈之力,箭矢般地迎向婠婠。
  烏黑的頭發有如毒蛇般,四向飄揚,猶如魔女下凡,無比詭異。四周一點風也沒有,令人窒息。天魔飄帶射出,點中長劍。兩種勁氣想撞,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赤月俏臉微紅,長劍疾揮,發出道道劍氣,乘著婠婠勁力被阻的當兒,羅袖揮出,一道黑影向著婠婠急速射去。
  婠婠以為赤月扔出的只是一件暗器,不以為意,騰身而起,半空之中,手腕微抖,天魔雙刃幻化出千百道幻光,刺向赤月。不料那黑影似有靈性一般,空中變幻,急轉掉頭,仍閃電般向婠婠撲去。婠婠促不及防,被黑影鉆入裙下。
  只聽「滋」的一聲,婠婠感到一根棒狀物穿破自己的裘褲,深深的插入自己的蜜穴當中,更奪走了自己的處女之身,「??!……痛啊……不要……」破身的疼痛讓婠婠尖叫了一聲,頓時氣力全消,從空中跌落下來。
  就只這一眨眼的工夫婠婠就疼得全身脫力,些許的動作都使得她渾身輕顫,整個人松軟無力的趴在地上,此刻她只是希望這是一場噩夢,期望這夢能早點結束,這時赤月走到她的身邊,先制住她全身的功力,然后撩起她的裙子,脫掉她的裘褲,緊緊盯著婠婠的蜜穴說道:「哇!你的浪穴真是緊的很,把我的寶貝好緊??!」婠婠又羞又愧又氣又惱,恨不得有個地洞鉆下去,想開口又疼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也就在此時,那根留在婠婠體內神奇的棒狀物發作了!它開始運動,似乎它也知道婠婠是絕代美女,它干得非常出色。伸縮探底,左右擺動,甚至帶起了振動。
  這樣的刺激,是女人又怎么忍得???隨著一陣令全身酥軟的快感從陰道滲透至全身,婠婠既感到興奮又感到恐懼。這是怎么了,我,我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該死!
  赤月這時說道:「原來傳說中的‘御女神具’如意探穴棒這么厲害的!呵呵,婠婠,你好好享受吧,這東西是我們圣門的寶物!叫做如意探穴棒,被它盯上的女子是無論如何躲不過它的追插。一定會被它插到你的陰道,一旦插進你的陰道里,它就可以判斷你那里面的深淺,而自動伸縮將陰道填充滿滿,而且在你掙扎的時候,會上下左右的擺動刺激你,非常神奇。這可是我是花了極大的代價找回來,專門對付你和慈航靜齋那些賤人的寶貝!你身體條件那么好,應該可以對付的。呵呵……」聽到這些話,婠婠感到一股失望油然而生,加上陰道那強烈振動的探穴棒刺激她生出的興奮也令她喪失了斗志,她眼睜睜地看著赤月聊起自己的裙子,一動也不敢動!她知道雙腿不夾住的話,蜜壺就會傾出蜜液來了。
  這會令她更窘迫更無地自容。這種念頭令她忘記反抗,緊緊地夾著雙腿。
  赤月伸出手輕佻地在婠婠嫩薄的臉上撫摸,婠婠又羞又怒道:「拿開你的臟手?!鉤嘣灤Φ潰骸笂䦅姆勰哿車罷媸譴檔悶?,難得一摸啊?!褂袷炙匙帕撐踴驕輩?,又按到挺聳的胸脯上,婠婠羞怒交加,一雙臟手在自己從未被人碰過的乳峰上肆虐,想要反抗,卻連一根手指都無法移動,赤月的手在婠婠柔軟的雙乳上揉捏一陣,從衣襟中探入,觸手摸到溫暖滑潤的玉乳,緊緊握住,婠婠羞憤欲絕,痛苦地閉上雙眼。
  赤月雙手一分,「咝」一聲將婠婠衣襟撕開,露出雪白的胸乳,說道:「婠婠美艷絕倫,讓太師伯把你脫的光熘熘好好欣賞一下?!顧低?,將婠婠胸前衣襟徹底分開,露出堅挺的乳峰。
  隨著赤月的動作,婠婠的衣衫被一點點脫下,呈現出無可挑剔的動人胴體。
  脫掉婠婠的衣服后,赤月又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裹,先從里面取出一卷漆黑的繩子,輕笑道:「看到了嗎?這可不是普通的繩子,這是圣門至寶之一的縛鳳索,世上沒有人能憑自身的力量掙開?!鉤嘣陸珚䦅乃郾車繳硨?,讓她挺起酥胸,眉目含笑道:「人家現在要把婠兒捆起來啦?!箠䦅芰φ踉?,怎奈被探穴棒插的全身無力,無法相抗,兩條勻稱如玉般的手臂被擰到背后,手背相疊,牢牢捆在一起,縛鳳索沿著兩條手臂外圍一道道密密纏繞,直到將婠婠兩只手肘綁到到一起,縛鳳索在赤月的揮動下繼續前行,伸到婠婠胸前,緊貼著高聳的胸脯繞了三圈,在背后將手臂與身體緊緊地固定住,再次轉到胸前,在乳房上方并排綁了三道,由于婠婠的胸是屬于那種飽滿而渾圓的成熟型,赤月用縛鳳索在她雙乳根部各綁成一個圓圈狀,只是稍微有些緊便已令美麗的胸盡現風采。
  那本來就粉嫩得好像水蜜桃的美乳,在細繩的捆縛下顯得分外妖嬈淫糜。玉山上的兩顆熟透的葡萄,尖聳屹立,點綴在兩馱棉花肉一般的乳峰之上,更令人喉嚨干涸。赤月接著取過一根縛鳳索在婠婠胸部上面橫過,拉到身后纏到捆綁手肘的繩索上。這樣婠婠的上臂將無法移動。然后她又拿出一卷銀灰繩索,在婠婠胸部之下橫過,繩子兩端牢固的纏繞胸部幾圈后,在身后也打個死結。
  這個步驟是制止婠婠小臂的移動。銀灰色繩索的收縮性很強,赤月用力又大,繩索捆在婠婠身上,已經深陷入肉!可是赤月是不會可憐她的,她用另一段繩子綁在婠婠手腕上,然后向左右圍著腰部捆綁,把手腕也固定在臀部這個位置上,然后將繩子兩頭在肚臍處打個死結。
  赤月又那出一段細繩在婠婠乳房上橫著壓過,使得那種刺激更甚。細繩橫著壓在乳頭上,敏感的婠婠不由得抽動起來,嘴里也發出哦呀的叫聲。赤月不理會,把橫著的細繩小心打結后,又拿起另一根,這回是豎著從乳頭上壓過,繩子兩端綁在捆綁胸部上下的繩索上。
  這樣,婠婠的上半身就捆好了,仔細看,還真是美!瞧,兩肩到腋下的繩子是白色的,配合婠婠下身透明略呈白色的長裙,馬上讓人聯想到,美女的雙手如何屈辱的縛在身后;捆綁胸部上邊的繩子是黑色,成十字將雙乳分割的細繩是白色,八團白嘟嘟的粉蒸肉在月下愈發凸顯美乳的魅力;而捆縛胸部下邊的繩索曾銀灰色,讓過度的淫穢增添了一點神秘;緊縛手腕于腰臀之上的白繩,則恩賜給赤月最強的信心──這美女逃不掉了,再也不會防礙我統一圣門,只能任我隨意蹂躪!
  捆綁完成后。赤月分開婠婠粉嫩的大腿,伸手抓住」如意探穴棒「,往外一拉。赤月感到探穴棒似乎極不情愿離開婠婠的身體,生出一股緊緊纏繞的力量牢牢地吸住婠婠的蜜穴。
  赤月輕笑,抓住探穴棒邊轉邊抽。這下婠婠更讓難過,一雙玉腿夾也不是,不夾也不是,纖細的小腰肢一陣輕扭,渾身難過地輕顫。在婠婠顫悠的嬌吟聲中,赤月終于將變得濕潤的探穴棒抽了出來,棒上沾滿婠婠的落紅和淫水,形成十分怪異的圖案。
  隨著探穴棒的抽出,一股潮熱的濕氣升起向上漫出來,像是剛打開的蒸籠,十分的奇特。接著,婠婠的陰道流出大量的淫液,順著白晰嫩滑的大腿往下流。
  「你的水好多??!」赤月調笑道。
  婠婠無力反駁,只是羞得玉臉通紅。
  赤月拿起剩余的繩子在婠婠的細腰上纏繞兩圈。然后匯成一股向下壓過叢黑色的陰毛。緊緊的勒進婠婠的肉逢里,幾乎看不見了。繩索從后股溝里出來,在后腰處打了個結,然后分到身前把身前的繩子拉成菱形后,又回到身后交纏,再到身前,如此反復,然后拉到了頸后穿過套在頸上的繩圈拉下把雙手捆緊,打結。
  這樣雙手就被高高地吊綁在身后。
  赤月又從包裹里拿出了一個項圈,這項圈做得很精致,就像是一件飾品,唯一能區別的是,它有著一個用作系鏈子的鐵環。婠婠將它戴在婠婠的頸上,然后又拿出一對乳夾,環狀的,上面還掛個小鈴鐺,赤月把鈴鐺夾在妃暄的乳頭上,將環套在乳頭上然后栓緊,它就會緊密地箍住乳頭,使乳頭像是要暴出的樣子,此時無論怎么拉扯,除非將乳頭拉下,否則幾乎不可能將它從乳頭上分開。
  兩個乳夾中間有一根細鏈子連著,細鏈子正中是一個稍大的園環,好像也是用來系鏈子的。接下來赤月為婠婠戴上柱形的塞口物。塞入口里的部分像是男性的陽具,并不長,但足可塞滿婠婠的口腔,被剝奪她說話的權力。
  赤月又拿出一副腳鐐,腳鐐是皮革的,用它系住腳腕,不會對腳腕造成傷害,但它也是用鎖來鎖住皮扣的,一旦鎖上,除了用鑰匙外,就只能用毀壞性的工具使它從腿上分離下來,比如鋸子,刀具等等,只要是能割開皮革的都行。兩腿之間被一根三十公分長的鏈子連著,也就是說只能用這三十公分的距離來行走,接著赤月抽出一根三尺來長的細鏈子,在婠婠眼前晃了晃,然后將它扣到乳夾鏈中間的那個圓環上。
  看著婠婠眼神透出的一絲絲疲憊,最后,她又像變戲法一樣,從身后掏出件又長又寬的白袍,和一幅雪白面紗。將白袍披在婠婠身上,再將白袍在胸前扣上,戴上面紗,就好像和普通女子沒兩樣。又有誰知道在白袍之下,縱橫交錯的像毒蛇般的繩索是那樣可怕,那樣緊密地束縛住婠婠的身體?在白紗之下,是被口塞塞住的小嘴,想說說不出,想吐吐不出,那么殘忍那么變態!
  赤月看著捆成一團的婠婠,微笑著說道:「婠婠,你走前面去。不要亂動啊,不然出了意外,后果可是自負?!箠䦅苤樸諶?,無可奈何只好顫抖著雙腿想站起來,她用膝蓋直起了身子,正想用力站起來,下面突然一陣劇痛,啊,不由自主地坐了下來。婠婠駭然了:
  「原來這樣子會那么痛啊,真該死?!乖磰䦅孔咭徊?,那深陷在陰部的繩索就會刺激她的陰部,婠婠已經有反應了,穿過她下體的繩子已經濕了。
  赤月嘻嘻一笑,「原來你不想走路呀,好吧,我就勉為其難抱你一段好了?!鉤嘣擄褗䦅г諢持?,「婠婠,我會好好陪你玩的,我們走!」走字一出口,人也立即消失不見,空蕩蕩的空間中只留下風吹樹梢的「沙沙」聲和婠婠的乳鈴發出的「叮當」聲。好快的身法,好厲害的輕功!
  樹林又恢復了冷寂,只余唿唿的北風。吹著一片片碎衣服,唿嘯而去。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一個時辰過去了。仍然那么安靜。
  文字天明時分,荒野外的一條不惟人知道的小路,一前一后兩個女子正在緩慢的前行。其中一個是有著孩童般的臉孔,惡魔心思的赤月。另一個當然就是被赤月擒獲的婠婠。系在婠婠乳夾鏈上的細鏈子從白袍里伸了出來,被婠婠捏在手中?!縛斕闋甙?,婠婠……」婠婠急忙搖頭:「我已經已經走不動了?!箍沙嘣旅揮欣砘岬乩死醋?,雖然用多大勁,即便是這樣,婠婠的乳頭也痛得讓她難以忍受,不由自主地向前快走了幾步。
  「別鬧了,婠婠,一會兒到我家就讓你好好休息一下。好嗎?」然后又拉一下手里的鏈子。不得以,婠婠只得又向前快走幾步。
  赤月一笑,說道:「看來得給你點好處,你才會跟我走啊」。
  赤月把細鏈子收在婠婠穿著的白袍的口袋里。從包裹找出一件東西在婠婠眼前晃了晃,是一條奇特的丁字形皮革內褲,細細的皮帶上連著2條粗細不同的布滿突起的探穴棒。
  「啊……真是變態呢,居然要我穿這個……??!……好擠……」赤月不由分說就替婠婠把貞操褲穿上了,2根棒子直抵她的2個洞洞的最深處。
  「啊……嗯……」赤月念動咒語,2根棒子開始瘋狂地震動起來,然后鎖上,將鑰匙取了出來。
  「沒有這個鑰匙,就別想摸到開關,也別想能脫下這條特制的內褲?!鉤嘣履笞旁砍自趭䦅媲靶ψ潘?。
  「好了婠婠,我們也該走了啊?!顧低昴貿雋艘桓瞿昧艘桓瞿┒聳且惶醮執蠹傺艟叩娜?,撬開了婠婠的小嘴,將那條粗大的假陽具部分塞了進去,直抵婠婠的喉嚨眼,然后球的部分正好把她的嘴給堵上,兩條皮帶在腦后一扣,婠婠現在就和幫人口交沒什么分別了。
  「嗚??!……」婠婠顯然對口腔里的異物極度的排斥,臉上的表情極為難看,但是又吐不出來。
  「哼,我就喜歡你的這種表情。好了,我們出去散步吧!」「不……別這樣……啊……我這樣不能出……出門兒的…」婠婠被赤月半推半拽的拉了起來,像是生病了一般,每走動一步,一邁腿,下陰就是一酥、一麻、一哆嗦。2根探穴棒正無情地磨擦婠婠陰道里的腔肉,每時每刻都在給予婠婠強烈的刺激。強迫她以十二分的努力對抗下體帶來的快感。
  走了一段路。行人慢慢的多了起來,婠婠似乎已經習慣了里面的刺激,神色自然了許多。在路上,婠婠挺著那對貨真價實的豪乳,顫動著走在路上,引得周圍一些男人流連的目光。要在平時,她早就把這些人殺的一個不剩。
  可是今天,婠婠無暇顧及,探穴棒的顆粒正撥弄她的肉穴的腔肉,淫水已經一滴一滴的滲漏出來。當然,除了赤月任何人都想不到婠婠下體的秘密。幾乎每隔一段時間,赤月都加大了探穴棒的震動,婠婠竭力地克制著,有時候甚至要停下來以便適應更加巨大的刺激。
  到了將近中午的時候赤月和婠婠來到了赤月居住的小鎮,婠婠已經再也無法忍受探穴棒的折磨,她幾乎是踮起腳尖走路,汗水把兩腮的發梢粘濕,貼在臉頰上。
  「感覺還不錯吧?」赤月像戲弄小孩般戲耍著婠婠,盡管探穴棒震得婠婠全身發麻,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泄而出但偏偏又無法將它取出,婠婠又氣又惱,但也只能任由赤月擺布,強忍著!
  「自然點,你看,旁邊的人都覺得你有些不對勁,可別被外人發現才好?!固窖ò粢丫趭䦅醯覽鋟⒊觥鋼ㄖā溝納?,因為街里人聲鼎沸,此時的婠婠努力地夾緊雙腿,臉色慢慢泛紅,胸部起伏越來越大。稍微注意下就會看到,從婠婠陰道里流出的淫水點點滴滴的滴在地上!
  「婠婠,我們到家了?!鉤嘣輪沼謁檔?。
  婠婠緊閉雙眼,緩慢地點了下頭。到了赤月家的門口,赤月將探穴棒的震動用咒語提升到最強?!赴 箠䦅畔亂桓鯛篝?,「嗚……恩……」婠婠的呻吟在走廊里回蕩,淫水已經順著婠婠大腿,把地面都浸濕。婠婠用盡力氣走進門口,幾乎是全身撲到門上。
  赤月看了看滴到地上的水跡。打開門,一把扶住婠婠∶「好了,到家了?!鉤嘣擄褗䦅黿宋允?,關上了所有門。婠婠整個人倒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
  赤月抱起婠婠,轉過她的身體,讓她趴在地上,翹起豐滿的臀部。赤月走上前脫下婠婠穿著的白袍,只見婠婠赤裸的肉體上除了緊縛的繩索外,還有一條像黑色細皮帶的東西,狠狠地勒緊了婠婠的下腹部?!咐窗?!張開大腿,讓我看個清楚?!埂高懟箠䦅プ䦅拇笸認蟯飫?,婠婠的私處立即暴露在婠婠眼前。
  黑色的皮革,有如丁字褲般地嵌進婠婠私處的中心。陰毛左右分開緊緊貼住,肉縫部份赤紅腫脹,看來皮革陷進得非常深。雖然這樣一定相當痛苦,但婠婠的下體卻濕成一片,整個皮帶的里側已經完全被淫水浸透。使皮革反映著水光。
  只見婠婠的大腿兩側發光,那是因為肉穴中滲出的蜜液流至大腿的緣故。婠婠的乳頭已經硬起,堅挺得非常誘人。使人好想吸吮。不論是那濕濡的下體或是高聳的乳頭,都在在顯示婠婠確實已有快感。
  「真齷齪,竟然要用這些淫具才會舒服。這種女人非得好好教訓一下不可?!鉤嘣濾底?,把婠婠抱到椅子上,把婠婠的雙手緊緊反捆在椅背上,用繩子繞過婠婠的胸部上下捆幾道,接著把婠婠的美腿折疊的捆在一起,捆成m型,再把腿捆在椅子的兩個扶手上,捆好后。赤月看著婠婠被捆成的淫蕩樣子,眼中閃著奇特的光芒,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
  一只手揉搓婠婠豐滿的胸部,另一只手伸向了婠婠的蜜穴……「婠兒,想要我幫你拿出這兩根探穴棒了吧?」赤月在婠婠耳邊輕聲說道,見婠婠難為情地點點頭,又接著道∶「那么,要拔來羅?」婠婠又輕點了一次頭。
  赤月見狀,便解開她腰骨旁的環扣,股間的黑色皮革立刻落了下來?!肝?!」婠婠不自覺地哼出聲音。黑色的皮革內側,婠婠的私處露出兩根肉棒形狀的凸起物。兩根探穴棒,從一開始,婠婠前后的穴口就都被這兩根探穴棒堵塞住。
  而且,由于受到長時間的刺激而興奮,她柔軟的肉壁正一陣一陣地抽搐著,彷佛在說「再來、再用力一點」一樣?!岡躚??你現在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什么魔女,而像個求人凌辱的被虐奴隸吧!」赤月握住兩根探穴棒,一邊慢慢的旋轉一邊向外拔出。
  「呃……啊,啊……」「住手!」婠婠的心里雖然不斷地吶喊,她的身體卻彷佛被凍結住一般,完全無法動彈。
  背部中央到下半身都像被麻醉般地刺痛著,只能眼睜睜看著赤月對自己的身體進行凌辱?!腹幻淮?。婠婠真是個骯臟的變態女人呢?!鉤嘣濾底?,伸手到婠婠的下體,將手指戳入。
  「唔……唔、唔……」隨著指頭進出,咕啾咕啾的聲音不斷傳出,使婠婠更加激烈得搖晃身體、大聲喘息。她的乳房不斷的晃動,被口塞封住的嘴巴,則自未被封緊的嘴唇邊緣,倘流出大量的唾液。
  赤月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瓷瓶在婠婠的眼前一晃說道,「這是一個印度僧人送給我的歡喜神油,用在女子身上,不管她是三貞九烈,也會變成蕩婦一般。定能叫美麗的婠婠嘗到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剮⌒牡鉤鲆恍?,涂抹在婠婠的兩只乳峰上,又倒一些,抹在兩腿之間的陰部。
  婠婠身上敏感部位被手一碰,如觸電般一顫,先是一涼,隨即麻麻的有些發癢,同時感到藥力迅速滲透,不一會兒,乳峰之上,會陰中間傳來怪怪的感覺,不由大吃一驚,這藥力如此霸道,真能使自己變的淫蕩不成?
  赤月又拿過一個木架墊在婠婠腰下,使她的晶瑩玉體保持水平,將兩只形狀完美的乳峰握在手中把玩,道:「又軟又彈,人間極品,婠婠,看你能堅持多久,只怕不消一天,你就會哀求太師伯幫你了,哈哈?!埂笂䦅?,現在我要用這個棒棒插你的菊穴啦?!埂岡趺純梢?!」婠婠反射性地搖搖頭。
  「哦,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可就要把你推到門外去了啦,難道你覺得這樣出去見人也無所謂嗎?」赤月以輕松語氣問道。同時取出婠婠嘴里的口塞。
  「啊啊……啊啊啊……不要……」婠婠眼底涌出大顆的淚珠,望著赤月,充滿委屈地說道∶「來吧……」「要說請插進來!請太師伯用這根粗大的探穴棒棒插進婠婠的屁眼里來!」「唔……婠婠……請太師伯把粗大的棒,插進來……啊……」婠婠說著,感到無比羞恥地背過臉??墑淺嘣碌難劬θ叢諞凰布淦車?,婠婠在說出猥褻言語的同時,肉穴內又噗哧不斷地涌出蜜汁。
  赤月拿出一根粗大的探穴棒對著婠婠的菊穴插入。暖和而柔嫩的肉壁,慢慢地迎入木棒的前端。
  「嗚……」彈力綿密的肉壁,包起探穴棒向內擠送,濕潤蜿咽的肉徑往棒頭上纏繞。
  「哎呀,真棒,婠婠的屁屁慢慢把玩具吞進去了呢!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吶!」婠婠的雙手被反綁于后,捆縛在椅子上。雙腳卻張得大開被固定在兩旁。
  「哎呀,怎么辦呢?差不多該是店家送飯的時間了。要不要讓婠婠泄了的場面給店家參觀呢?」「不要……啊……啊??!」赤月手上拿著那插入婠婠屁眼中的假陽具。婠婠流著淚用力搖頭,刺激似乎反而變得更強烈。
  「啊……啊啊……」被捆住的婠婠弓起身體,全身搖晃顫抖著,她的乳頭堅硬地向上脹挺,赤月曉得婠婠達到了高潮。太厲害了。
  「太下流了。插屁眼還高潮,不覺得可恥嗎?」「嗚……」「算了,看來你也漸漸被我調教成被虐狂奴隸了吶!下次會讓你在大街上表演。想一想,自己可以在很多人面前,像剛才一樣升天喔!怎么樣?高興地發抖了吧?我也是喔!看到你慢慢有被虐待的自覺,我也好激動……」赤月在婠婠流著淚水的臉龐上輕輕一吻,然后轉動椅子。赤月的眼中,映入了婠婠左右大開的白皙大腿及濕透的私處。
  上面的陰毛朝兩旁分開貼住,粉紅色的肉壁因充血顯得十分豐厚。仍然濕漉漉地充滿透明蜜汁的部位,還在一抽一抽地大開著口。
  在下方,會讓人直唿「好粗呀」的巨大陽具還扭轉著挖掘擴張婠婠的屁眼。
  「啊哈……」婠婠曉得自己淫亂的姿態被赤月盡收眼底,婠婠在那天比武之前,都還是童貞之身。她自己也從來沒想過,居然會是以這種方式喪失童貞。
  婠婠忍受不住探穴棒的刺激,不禁輕輕扭動腰部。
  隨即肉壁傳來一陣層疊疊的微妙感覺,刺激著自己敏感的部位?!赴 “ “ 菇ソタ衤業膴䦅揮勺災韉嘏浜獻盤窖ò艫某椴?,發出陣陣嬌喘。
  赤月握住婠婠那搖晃不已的乳房,用力揉捏,婠婠的喘叫聲便愈加嬌甜∶「唔……嗯嗯……啊……啊、啊……」接下來,赤月已完全地將自己當成男性。
  發狂似地,不停用力地抽插入婠婠的體內探穴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婠婠的背部一下子弓起,包裹著探穴棒的膛內緊緊收縮,彷佛是個暗示一般,婠婠也在瞬間抽出探穴棒,婠婠的體內的淫液一口氣從她的蜜穴里狂噴而出。婠婠在高潮之后余韻中,暈了過去。
  赤月用邪邪的眼神看著昏過去的婠婠低聲說道:「我還有幾件淫具,可以令你一試難忘的,你就準備慢慢享受吧……哼……」說完赤月隨后走進了婠婠跑進的房間。
  文字寇仲和徐子陵從大唐皇宮拜會完李世民出來,回到住所??苤儺膊煌?,往床上一躺,大唿道:「終于完成使命,幫李小子登上了皇位,又打退了突厥大軍,一定要和陵少好好輕松一陣?!剮熳恿暌殘那櫧募?,頷首道:「是啊,我們好像從來沒有享受過完全放松的感覺?!箍苤俅喲采獻?,皺眉道:「所有的大事都做完了,我突然有一種空蕩蕩的感覺,好像對將來的生活有些不知所措。唉,都是我們在壓力下習慣了,一旦沒有了緊迫的壓力,好像生活的動力也失去了?!剮熳恿昝緩悶潰骸改閼媸鞘蕓嗟拿?,我可要從此把握美好的生命,不讓每一分鐘白白熘掉?!箍苤僖話炎プ⌒熳恿甑募綈虻潰骸噶晟侔?,我是跟定你了,拜托你照顧失去生活目標的可憐少帥吧?!剮熳恿晷鬧幸徽笪屢?,彷佛又回到兩人少時在揚州城相依為命的日子,候希白走了,跋峰寒走了,很快他們也將辭別李世民,開始新的生活,但寇仲和徐子陵是不可能分開的。
  徐子陵正要說話,突然心中一動,一襲白衣的師妃暄款款進來,色空劍依然斜在背后,永遠帶著超脫塵世般的笑容??苤偃碌潰骸剛庀綠煜綠攪?,我們兩兄弟消滅了魔門妖人,連天下都讓了出來。師仙子要如何獎賞我們?」師妃暄白了寇仲一眼轉頭向徐子陵問道:「子陵,你們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徐子陵把自己和寇仲要去探索兩河源頭的打算向師妃暄大致講述一遍,師妃暄充滿智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道:「子凌,你是妃暄的山門護法,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去辦。你能等我回來一起去嗎?」徐子陵問道:「什么事,要我們幫忙嗎??!故﹀Φ潰骸趕衷諢共環獎愀嫠吣?,一個月后你到靜齋等我消息,可以嗎?」寇仲道:「好說好說,那我們兄弟先回揚州看看,一個月后我們去靜齋找你好了?!故﹀淹幌峙つ籩檔潰骸剛饈俏沂γ諾男腦?,妃暄完成后就要和你們一起歸隱山野的?!沽餃舜笙駁奶鵠?。
  徐子陵眼中涌出熱淚,哽咽道:「妃暄,我徐子陵一定會等你回來的。一定!」伸出手與師妃暄握在一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