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老挝赌场官网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魔劍吸血鬼
魔劍吸血鬼

澳门赌场欠债千万是谁:魔劍吸血鬼

十五世紀中葉,歐洲遍布著恐懼,領主對領民的暴政在這種動亂的時代只不過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人們除了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還必須面對怪力亂神的威脅。精神與肉體的煎熬,除了民不聊生之外,似乎已經沒有更貼切的辭語可以形容。

  在這樣渾沌的恐懼之中,人們更加狂熱地投向宗教的懷抱,心靈的寄托總是能夠迅速地填補,宗教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也成為歐洲更加動蕩不安的根源。

  歐洲世界的宗教樞紐,位于羅馬,曾經受制于希臘皇帝的教宗脫離皇帝的權威后,名符其實地成為教皇,教皇統治著人民的精神,就好比領主們統治人民的肉體一般。

  整個歐洲都信奉這樣的社會狀態,當然多瑙河畔的瓦拉奇公國也不例外……拉瓦奇公國多瑙河邊的一個小港都——辰希黎曼亞鎮,看似平靜的街道上,彌漫著沉重的氣息,教皇指派的圣騎士來到了這個一直都沒受過戰亂的港都。街道上的人民每個都露出欣慰的表情,因為在歐洲人民的心目中,圣騎士代表正義與光明,只要圣騎士所駐扎的城市,邪惡就會無所遁形,每戶人家都期待著這群圣騎士接下來幾天的除魔行動。

  說道拉瓦奇公國,就不能不說這個國家的大英雄——弗拉德。齊貝修,守護著拉瓦奇公國的龍……這樣的稱呼是對弗拉德四世的敬稱。

  弗拉德。齊貝修曾經打敗奧圖曼帝國的入侵者,成功地守住拉瓦奇公國的領土,戰爭結束后的他,以非常殘忍的手段處死俘虜,其中最常見的方式,是以木樁貫穿人體為最……之后,弗拉德就居住在外西凡尼亞山區中的一座城堡之中,極少出現在其他人面前,也禁止人們靠近他的城堡。

  弗拉德所居住的城堡恰巧就位于辰希黎曼亞鎮的近郊,終年因為多瑙河的水氣彌漫,霧茫茫的一片,令人陰森的不敢靠近,加上對于弗拉德的尊敬和害怕,所以城堡的四周更是杳無人煙,城堡高聳在阿爾卑斯山的一處懸崖上,幾乎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懸浮在空中,懸崖底下是寧靜詭異的多瑙河,若從辰希黎曼亞鎮向山上望去,正好可以隱約看見騰云駕霧的城堡,光是見到這如同虛無飄渺幻影般的景象,實在很難想象會有人主動跟弗拉德打交道。

  但這一天,陰森的城門口卻站著一位女子,艷麗與圣潔兩種美感集于一身,柔和的互補相融,不論天下任何的男子見了,都會看得出神。她身后站著一個五歲大的小男孩,男孩的面容就如同他的母親清秀,不同的是他的兩眼之間多了許多邪惡的氣息,雖然一眼就能看出兩人是一對母子,但還是很難讓人承認這邪里邪氣的男孩會是這樣的女子所生。

  「母親,我們不逃走嗎?要是再待下去,圣騎士也許就找到這里來了?!鼓瀉⒂米挪環纖娜菝駁撓鍥?,擔心地問道。

  「孩子,等一下你的父親會來接你,到時候就安全了?!鼓瀉⒅瘓醯糜腥嘶嶗湊飫鋨鎦?,并沒有聽出母親的意思……「父親?母親不是不準我見他嗎?為什么現在卻要來找父親?」男孩對母親猶豫的眼神感到不解。

  「沒辦法阿,你哥哥現在不在這里,能夠救你的,就只剩下你父親了……」女子無奈地說著,這時候,城堡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了。

  「麗莎,按照我們的約定,我會好好照顧亞德里安的,別擔心?!股羲孀懦敲懦魷值娜擻按肓餃說畝?。

  「不,我希望你遇到阿魯卡特時,能把亞德里安交給他,這樣我才安心!」女子很堅定地抱住亞德里安說道。

  「哈哈哈!阿魯卡特?那也得等他見到我之后,又能安然離開才行,如果他可以的話,我會將亞德里安交給他的?!鉤潛だ锍魷值哪兇喲笮χ杏趾行磯嗟目嗌?。

  「母親、父親,你們在說什么?母親不要我了嗎……」男孩話還沒說完,就被男子弄暈,之后又憑空消失,憑空的出現在男子的手上。

  「德古拉,希望你言而有信!」女子不舍地看著男子手中的男孩,慢慢地消失在多瑙河的霧氣中。

  德古拉,全名德古拉?弗拉德˙齊貝修,也就是拉瓦奇公國的大英雄,弗拉德。齊貝修得到惡魔的力量后,也得到德古拉這個名字,只是,誰會想到不顧名利的大英雄,卻是整個歐洲教庭所通緝的吸血鬼——德古拉呢?


  跟在父親身邊已經有一段不短的日子了,父親對我一向愛理不理,除了不準我出城門、不準我進入父親的居所之外,可以任由我隨意的活動,城堡里的空間比外觀看起來還要大得多,而且里面也不像想象中的冷清。在這里,我遇到了許許多多形形色色不同的朋友,但是除了我和父親以外,沒有一個是正常的人類。

  他們全都是父親的客人,父親對于這些朋友一向都來者不拒,其中,和我最要好又最照顧我的,就是妖精蘇妮雅,不論我不小心踩到獸人牛叔父的尾巴或是打破女巫雪芙姨母的水晶寶瓶,她都會挺身而出幫我調解,有時候雪芙阿姨不領情,還會連蘇妮雅也一起懲罰,想來也對,雪芙姨母的水晶寶瓶里,裝的都是她精心調配的藥水,幾個月甚至幾年的心血,就這樣被我不小心毀于一旦,要是我也一定會很難過的。

  「各位,這是我的小兒子,大家不用對他太客氣,只是我答應過他的母親,要將他交給他的哥哥阿魯卡特,所以只要他還活著,我是不會多說什么的!」父親當時單手掐著我的脖子,將我抬離地面,讓我兩腳騰空地將我介紹給他城堡的客人。

  我被父親這樣架著走了一段路,才將我拋向大廳一邊的角落,然后告訴我不準出城、不準進他房間,之后我就很少見到他了,這時候,第一個跑來安慰我的人,不,應該說是妖精才對,她就是蘇妮雅。

  蘇妮雅,她的身高只有二十公分左右,和我的手掌差不多大小而已,雖然這樣,但她的身材卻相當的精美,胸圍4。25寸C罩杯,腰圍2。20寸,臀圍4。26寸……當然我的眼力不是那么好,這些都是蘇妮雅自己開口說的,當她說出她的C罩杯時,我還真懷疑真有人能做出這樣的內衣給她穿!不過這似乎不太需要我擔心,因為蘇妮雅單薄的紗巾下,隱約可以看見兩點粉粉嫩嫩鮮紅的果實……證明了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可以做出高科技的內衣紡織技術。

  她的鮮紅色長發散落在她的背部,一眼就可以看出即使蘇妮雅不加以整理,一定不會令人感到凌亂,反而會有一種令人血脈噴張的慵懶,淡淡帶有一絲透明的紗巾,簡單地掛在她誘人的脖子上,整齊的裹住兩邊水滴蕩漾的胸部,腰間系著一只類似戒指的腰帶,腰帶的環扣閃閃發著妖異的光芒,長長的紗巾穿過她的腰帶,垂掛直到腳踝,任由兩邊的紗巾飄蕩,私密的腿間……很遺憾的,受到另外一條深紅色的棉紗所捍衛著……根據人類世界的年齡,我今年已經十五歲了,從蘇妮雅的口中知道,我的母親在我進城的隔天,就被圣騎士逮捕并且處死,在眾人的注目下活活地燒死,比起當時得知消息的我,現在已完完全全沒有憤怒的感覺,剩下的只是思念母親,也只能以思念吊祭母親。

  對于向教廷報復的想法,我一直沒有磨滅,但是也不想去面對,因為我想,等到我能出城的時候,當時的始作俑者也許早已經受到他們主的感召,伺奉父神去了……偷偷出城的念頭不是沒有,而是因為打開城門的力量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應付的,聽掌管大門的三頭犬叔叔半醉半醒地說過:「想要獨…嗝…自一人打……開大門至少要有和你……父親一樣的能力時,才有可……呼……能成功?!溝筆蔽姨?,馬上回到斗技場,乖乖地接受牛叔父和馬叔父的武術指導,一直到現在都不曾有過偷偷出城的想法。當然,城堡的出口不只有一個,但是出入人類世界的通道,卻也好死不死的只有那該死的大門……而父親和母親口中的哥哥,這十年來一直都沒有出現,也不知道哥哥是不是真的會來接我,聽蘇妮雅說當時母親被燒死的時候,哥哥也在場,但是母親卻要求哥哥不要報復害死母親的人,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母親要這么說,但是我相信要是我報仇需要人手幫忙的時候,哥哥一定會義不容辭的,只是,不知道還要多久哥哥才會來接我。

  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正身處在城堡里的地下墓地,這邊所有怪物都是魔界和人界的隙縫中出現的惡靈,這些不經由正當的海關通行方式想要進入人類世界的魔界生物,都是身在這個城堡里每一分子的目標,「吞食以及消滅!」……雖然我不懂牛叔父所說的吞食的意思,但是消滅的意思我能理解,馬叔父對于消滅一詞的解釋是「啡……干掉他媽所有的混蛋!」但我覺得應該是「清除一切看的到的東西!」所以在我和蘇妮雅的努力下,我們每到一處,眼力所及,都是廢墟、都是殘缺、都是魔界生物的怨恨。

  今天是這個月最后一次的清掃工作,我和蘇妮雅眼看就將要面臨無所事事的下半個月,這時候,蘇妮雅的腰間的寶石忽然發出異樣的光芒!

  「亞德里安,前面巖壁的后面有點古怪,要過去看看嗎?」蘇妮雅滿臉期待的詢問我的意見。

  「你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了,難道你想要我拒絕嗎!」對于已經摸得熟透的地下墓地,竟然還會有不正常的地方,我當然也是很好奇的。

  巖壁看上去雖然很脆弱,但是經過時間的累積,想要打穿巖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停地使出牛叔父的拿手絕技「碎巖爆破擊」,好不容易終于挖開了一條窄窄的通道。如果牛叔父知道我真的用他的絕技來「碎巖」,他不「爆破」了我才怪……但是不可否認的,這一招拿來挖通道真是不是蓋的,也許牛叔父在魔界是礦工出生的!

  通過巖壁狹縫的我和蘇妮雅,看見一把劍緊緊卡在扭曲的巖石中,漆黑的一把巨劍,當我們看到這把劍的時候,我發現蘇妮雅整個人都呆了。

  「蘇妮雅,你沒事吧?」看她再這樣呆下去,也許真會天荒地老……「魔……?!。?!」蘇妮雅用著抖動的語氣說。

  「魔劍?你是說第一代魔王的配劍?」我好奇的盯著巖石中的劍,真有那么神奇嗎?

  傳聞中魔??梢曰扇魏渦巫?,可以無限制進化,也可以和自己主人同化,同化后的魔?;故悄Ы?,但是魔劍的主人卻不再是它的主人,而是變成魔劍的一部分,而今天,魔劍卻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蘇妮雅,想不到我們會在這里相見!想不到費盡千辛萬苦想到人界找你,卻卡在通道中無法翻身……想我魔劍一世英名,竟然落得如此下場?!瓜氬壞僥Ы>谷蝗鮮端漳菅??

  「既然見到我了,你也該如愿了,亞德里安,我們走吧!」蘇妮雅拼命地想要拉著我離開,似乎非常不想見到魔劍似的。

  「等等!你愛上這個人類的雜種了嗎?我可以讓他擁有我的力量,只要你接受你的命運……你考慮考慮吧!不過……要是讓這小子的父親知道你的身分,也許你就要遭殃了,千萬別考驗我的耐心??!畢竟,我這次已經等了幾百年的日子了!」魔劍一閃一閃的說著。

  「你……真卑鄙,亞德里安,我們別理她了,走吧!」蘇妮雅說著,拉著我的衣袖想要帶我離開。

  「等等,蘇妮雅,你到底是誰?為什么魔?;崛鮮賭??你不是只是一個小妖精嗎?」我認真地懷疑道。

  「哈,小子,難道你不知道她是魔界被選中的貢品嗎?送給我吃的貢品??!

  要不是她擁有那天殺的戒指,怎么可能讓我追了幾百年,也真難為她騙了你這么久了!」魔劍嘻嘻哈哈地說著。

  「哼,你少啰唆,我沒問你話,你別給我多嘴!」說完,我伸手推擠魔劍的劍柄,想要將它塞回扭曲的巖石中的魔界通道。

  「阿!亞德里安,別碰它!」蘇妮雅緊張地大叫。但是這時候我已經反被魔劍給吸住了!

  「哈哈,怎么樣,現在你沒得選擇了,要么讓我同化,要么這小子死!你選吧!」魔劍很得意地大笑著。

  「好,你放了亞德里安!」蘇妮雅對著魔劍說著,雙眼卻感傷地看著我。

  「不,你先和我同化才行,我可沒這么笨!過來吧!」魔劍在我的手上加了力道,我感覺一痛,不由地眉頭一皺。

  「好,相信你在魔界的威名不會令我失望,否則,你會后悔的!」蘇妮雅說完,沖向了魔劍,在我來不及阻止的瞬間,消失在和魔劍重疊的影像中。

  「不行,我不能讓你這樣做!」我瘋狂地叫著,這時候我感覺到體內的某種東西睜開了眼睛!

  「可惡!小子,你的父親只是魔界的走狗,不可能有這種力量,你……你的母親是誰?」魔?;耪諾嘏亟?。

  「麗莎?法蘭海茲!」我用著不像我以往的聲音說出母親的名字。

  「法蘭海茲?可惡,我要殺了你!想不道你竟然是她的后代!」魔劍發出痛苦地叫聲。頓時劍芒大閃。

  當劍魔說完,它的身體竟然開始蠕動,慢慢法,我手上的刺痛已經消失,而手上的魔劍已經變成了蘇妮雅的樣子。

  「早說過你會后悔的!」輕巧法站在地面上,矮我半個頭的蘇妮雅對自己的身體說道。

  這時候,她腰間的腰帶已經不見了,而她修長的右手中指上,卻又多了一個妖異的戒指,單薄的紗巾少了束縛的腰帶,輕柔地掉了下來,頓時間我傻了眼,20公分大小時的身材原本就已經非常令我感到困擾,更不用說現在只矮我半個頭,照這樣的放大比例,令人流連忘返的身軀,我知道,我將來的半個月不會無聊了……嘿嘿?。?!

  「蘇……蘇妮雅……你……你的衣服……掉了!」我眼睛不聽指揮地盯著蘇妮雅的赤裸身軀直看,無法轉動我的目光。

  「亞德里安!」蘇妮雅不顧身上一絲不掛,哭泣地撲到我的懷里!嗚……我發現我身體里的另一種東西的眼睛睜開了……「蘇妮雅……」我用手指輕輕地撐起蘇妮雅的臉龐,已經看了十年的美麗容顏,即使到了現在我還是不能抵抗心里呼之欲出的沖動!我溫柔撫摸柔順的鮮紅秀發,就如同以往一樣,她也溫馴地露出滿足的表情,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臉上多了一分羞澀,忍耐了好幾年的欲望,終于在今天可以得償所愿,雖然我也是第一次,但是我身體的血液驅使著我繼續地侵略下去。

  「嗚……」我親吻蘇妮雅的瞬間,她發出了一聲輕呼,雖只是小小的一聲,但卻令我的欲望更加高漲,蘇妮雅也不反抗,只是默許我對她的無禮,蘇妮雅也很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呢!當初一直礙于無法交合的我們,只能言語上的嬉戲,卻只有換來更加的空虛,而今天,卻能夠真真實實地相擁在一起,也許,魔劍的到來并不只是一件令人厭惡的事情。

  慢慢地壓倒蘇妮雅一塵不染的香嫩身軀,身下墊著剛才飄落的粉紅色紗巾還有剛才我脫下的上衣,我將不怎么結實的胸膛緊緊貼住蘇妮雅的身體,一手抱住她的散發淡淡清香的頸子,一手挑弄她的胸部,繼續和他擁吻著,搓揉酥嫩蕩漾胸部的指間一張一縮的玩弄蘇妮雅粉紅色的小菓子,一時之間,蘇妮雅的水蛇腰不停地不規則扭動,更加使得貼緊的兩人欲火高漲。

  嘴唇不舍地離開蘇妮雅淘氣又羞澀的舌頭,移動到她的頸部,不知為什么,蘇妮雅的脖子總是有著令我難以招架的魅力,我更加貪婪吻著她的頸子,這里散發的香氣真是令我陶醉,甚至想要……一口咬下去!

  「啊……」又一聲輕嘆,我輕咬了一下蘇妮雅的耳根、耳垂、耳后,散亂的鮮紅長發搔弄著我的臉,香噴噴的頭發也是令我不舍離開,吻了脖子、肩膀、胸口、乳溝、腹部、腰間,我戲謔地又輕輕咬了她的滑潤腰部一下,又引來她的一聲唉嘆。兩手在她背后不停地游移,她上半身的每一寸肌膚幾乎都被我摸過了。

  「亞德里安……我……」蘇妮雅正嬌媚地喘著氣。

  雖然不懂為什么我第一次會有這樣的成績,但是我想也許是父親的貴族血統讓我有這樣的表現,也許是蘇妮雅的嬌軀給予我的動力,蘇妮雅的臉色越來越紅潤,兩眼已經泛著浪蕩的淚光,兩只手也使勁地緊緊抱住我的背膀,我單手脫下褲子不緊不慢地將我充滿欲望之血的象征物靠近蘇妮雅決堤的蓓蕾,這時候……「??!亞德里安!你……」身體里的血液瞬間沸騰蒸發,我的雙眼充滿了血絲,這時候,體內的某種東西真正地清醒了。我依戀地看著蘇妮雅被我咬破的頸子,看見蘇妮雅白嫩的脖子滲出絲絲的血液,我更振奮了精神,突入了蘇妮雅此時無防備的心蕊。

  「嗯……痛……」蘇妮雅緊張以及興奮的心情壓下被撕裂的痛楚以及被咬傷的灼熱,感受著我的殘暴。我發了瘋似地單手將蘇妮雅的一雙纖細的手握住,壓制在她頭上的巖石上,不理會她討饒的哀求,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一只腳,就這樣如野獸般地摧殘她,看著蘇妮雅脖子上的鮮紅血液,我心頭一熱地低下頭開始舔起她的傷口,舔乾了她傷口外的血絲,便開始吸取傷口內的血液……「啊……亞德里安……這樣……嗯……好癢!……??!」不知道蘇妮雅說的是她的傷口還是被我突襲的潮騷,更加貪婪地加大我的動作。

  「嗚……我……」持續了幾分鐘,我欲望的象征感受到一股熱流竄下,瞬間又被吸入更深的窄道,一時不覺,我也受到牽引,獻出了對于蘇妮雅多年來的愛意,喘氣地躺在她香汗淋漓的肩膀上沉沉睡去……漆黑的魔劍和蘇妮雅融合后,引發亞德里安體內不同于德古拉血統的力量,使得魔劍原本強橫的力量受到折扣,加上蘇妮雅身上神秘的戒指作用影響下,魔劍的意識竟被蘇妮雅所擊敗,魔劍的軀殼于是就成了蘇妮雅和亞德里安所共有的了。雖然魔劍的力量明顯地降低了,但是對于提升亞德里安和蘇妮雅的能力還是有著很顯著的幫助。

  魔劍蘇妮雅離開地下墓地后,還是恢復成原來妖精大小的模樣,一方面以免得到魔劍的事情被發現,另一方面可以繼續隱瞞蘇妮雅的身份,一切都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

  【完】